对不起。

怎么会有人喜欢我呢 躲都还来不及呢 幸亏一开始就没相信 但是我真的好想永远留住你 以朋友的身份 我等你回来。

每天都要问自己。
一个人从对你甜言蜜语到冷言冷语,可见你这个废物让她有多失望。
承认吧,你就是一个既自私又恶心的混蛋。
你跪着给人道歉都不足为过。
可惜你碰都不碰不到她,只会让她越来越厌恶你。
恶心的东西。
不是么?

现在这个社会,人命真的值钱么。
你有钱有势就可以让别人去死么。
很不理解。
一眨眼发现几乎每天都是身别人的祭日。
好累。
好想你。
你真的,不可以再看我一眼么。
好想回到那个时候,你在德国,八个小时的时差,陪你聊天等到你那里天黑,只为和你说一声晚安,那时候我这里刚好天亮,日出很漂亮。
就算很困,但有牵挂的人,感觉好幸福。
我对我后来交的朋友也不是很好,又骗了他们,你说他们会原谅我么。
不会吧,你也不会。

【吕云】一了百了

也对 这么认真干什么

哟呼:

网易云评论里看到的给了灵感~


毫无逻辑可言~


  


   赵云本想这个冬天就死去的但是看着衣柜里那个人给他买的还没有穿过的衣服,他想还是下个冬天吧。
   赵云是个聋哑人但他总是在微笑,因为这就是他的生活阿,他有一个朋友叫做吕布总让他有阳光的感觉,不过他…已经去了遥远的地方了,他让他好好活着,连带着他的那份。
   那一次他没有在微笑他想活着真的很复杂,他想为什么要有那么多不幸,上天剥夺了他那么多东西为什么还夺走了阳光呢?
    失去阳光的花会如何,会死 会凋零 最后化为泥土。
    我曾经也想过离开这个世界,可是呢,那个温柔的男孩,让我打消了这个念头。
    我曾经也想过离开这个世界,因为我的阳光不见了,因为我的心里早已空无牵挂。
    我有时想,一定是我对生活过于认真了。
    可是阿,我本就是一个斤斤计较的人啊,谢谢那个少年让我感觉到阳光。
  

【铠约】听说你到处和人说我死了?

南风知我意🐈:



1.一个狗血的小故事
2.巨ooc
3.花总露辣出镜
4.所以这不是个搞笑故事
5.这其实是个狗血恋爱故事
6.已经在一起很久了的俩人
7.ok?那么⬇️




铠很生气。
原因是百里守约到处和人说自己死了。
百里守约很生气。
原因是铠和他吵了架,明明起因在铠铠却不吭声,甚至和花木兰出去了三天,夜不归宿。


百里守约越想越生气,气的铠来开车接他他都不和他说一句话。

我也不是小气的人,但你出去三天,夜不归宿,也不和我说,难道不过分吗。
成啊,那你不和我说,我去问你你总该说吧,也不说。
你想怎样。

百里守约坐在副驾驶座上看着窗外,脑子里都是铠那天的一句“算了”,越想越憋屈,只觉得一口气憋嗓子里出不来。

“今儿去哪?”铠依然用毫无波澜的声音问百里守约,百里守约听了随口答了一句“随便”。

然后铠就真的把百里守约放在了他家附近,还要走很久的那种。
“铠你他妈脑子被门夹了吧!”
百里守约回家途中还淋了雨,他越来越觉得生气,连天气都在和自己作对。


果不其然,他感冒了。
头晕脑胀,鼻子也很堵,浑身发冷,连声音都是哑的。
真他妈难受。

百里守约自己起身喝了点感冒药,躺回床上裹的严严实实,快要入睡的时候他迷迷糊糊想起来他和铠第一次见面。



百里守约一直很擅长射击类游戏,无论是现实还是网游。
说起来那是个风和日丽的下午,他吹着空调缩在网吧里打cf,刚刚打完一盘后有个人拉他solo,他定眼一看号有点眼熟,仔细想了想却没记得自己身边的好友有谁有这个号。
多想也没什么用,百里守约出于对自己的信任,点了确定。
然后就被摁着打了一顿。
不少百里守约的朋友都在,一看好不开心。
“百里守约终于翻车!带你观看百里守约的致命失误。”身旁不知道谁调侃道,百里守约有点不服气。
“啧,回去了回去了,没什么好看的。”百里守约连忙往外轰人,待人走的差不多了,他又坐回电脑旁邀请刚刚那个人再来一局。
又输了。
就这么来来回回大概五次,他再邀请的时候,旁边人轻声说了句:“别了吧,结果都一样。”
百里守约闻言就明白了,那个人就是他。暗暗咬了咬牙,找人问了名字,开开心心地开了几局黑,等到人走的差不多的时候,百里守约扭头看着铠。

“你以为自己很厉害吗,我觉得你简直像个傻逼。”
“哦。”
百里守约白了铠一眼。这个人说话是真的尖酸刻薄,别看话不多,但讽刺起人来真的是一针见血。
刚刚百里守约差点被说急了。

“除了哦还会说别的吗..?”
铠站起身拿了校服外套从百里守约身旁经过,小声嘀咕了一句话。
“小狼崽子。”

百里守约觉得自己一下子就很气。


真是不愉快的第一次见面。
那后来怎么就喜欢上他了,百里守约觉得脑袋疼,昏昏沉沉地想着自己到底为什么喜欢铠。


也许是日久生情吧。




说来倒也巧,铠从高中到大学都和百里守约住一个宿舍,两个人越看不惯就离得越进,最后干脆成了上下铺。

宿舍本来就只有四个人,另外两个室友不知道什么原因都搬走了,只留下了百里守约和铠。



“不吃饭?”
“嗯....”
铠看了眼窝在床上动都不动的百里守约,披上外套准备出门,走到门口又觉得不对。
不怎么冷的天气百里守约裹了两层被子。
铠连忙扳过来百里守约,额头相碰。
真的是发烧了。
铠没有什么照顾人的经验,只知道多喝热水是没问题的;他脱下外套捂在百里守约身上,又用热水壶做了开水。
百里守约在被子里嘟囔什么铠听不清,等他凑到跟前的时候百里守约又不说话了。
莫名其妙。



百里守约觉得浑身燥热,他一脚踢开被子,没有了被子压着,他猛然坐起了身。
看了看自己的穿着和周围,摇了摇头。
不对,是梦。
妈嗨又梦到大学的时候了。
他狠狠敲了自己一下翻身下床,却因为眼前一黑差点栽下去。
他摸索到手机给铠打了电话,好不容易通了,他刚喊了铠的名字电话那边就迫不及待地传来“嘟——”一声。

百里守约气的冲着桌子就是一下,捶完还觉得不解气,拿起手机删了铠的联系方式才觉得咽下去口气。




铠到公司的时候碰到了花木兰,他礼貌性的和低着头的花木兰打了个招呼,结果就被人一把抓住拽的一个踉跄。
“...花总?”

“你昨天没来?”

“是....”

“你还活着啊。”
???什么玩意
我昨天请了一天的假就以为我死了?

“百里守约到处和人说你死了,昨天你又没来,我还以为百里守约说的是真的。”

铠有些不知所措。
他以为百里守约生几天的闷气就好了,没想到这么严重。

“哦对”,花木兰补了一句,“百里守约这两天都没来。”




铠终于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性,下了班后他坐在办公桌前挪不动身子,怎么想都不知道自己除了三天不回去哪里做的不对。

但看上去自己是不对的。

铠想了想收拾了东西离开了,坐到车里又迟疑起来。
按平常来说两个人闹了脾气,静几天一通电话告诉彼此气消下来就好了,该怎么过怎么过。
但这次已经过了好长时间,百里守约对他的态度还是没变,仍然是一副爱答不理的样子。

啧。
铠狠狠敲了下方向盘,打算去百里守约家。



百里守约裹着外套坐在沙发上,面前的茶几上放着水杯,水杯里是苦的难以入口的药。他拿汤勺搅着药,汤勺不时与杯壁发出啪嗒啪嗒的声音。
百里突然听到不对的声音,他随意地瞥了眼门,差点从沙发上弹起来。
铠进了他家。

百里守约突然想起来自己给了铠自家钥匙,想起来狠狠一咬牙起身就要走,结果因为坐的时间太长腿麻了,直接跌坐在沙发上。

也因此被铠一把抓住。
“你放开。”百里守约因为发烧浑身没劲,根本挣脱不开,只能被铠抓着一只手不能动。
“偏不。”铠狠狠一拽百里守约,人一个不稳栽入自己怀里,人反应过来后一拳正打铠左肩上,疼的铠抽了声气。

铠刚想安抚下怀里暴躁的小狼崽子,就看到他颤抖地肩膀。
怎么这是?

哭了?

开玩笑吧。

“能不能和我说一声......”百里守约在铠怀里闷闷地说,忍不住呜咽声时狠狠咬住了铠的衣服,但铠还是感觉到胸前有些湿。


“上次也是这样。”

“为什么不和我说啊。”

铠闻言想起来了,上次他也是没和百里守约说自己去干什么了,然后三天没回来,百里守约再见他的时候就是在医院的病床上了。







只有百里守约才知道自己有多绝望,前几天还拥自己入怀,亲昵地亲着自己耳朵,在自己耳边说着情话的人突然躺到了病床上。

铠去见露娜,结果露娜差点被掉下来的钢筋砸到,铠一把推开了他,自己却被一条钢筋穿过了左肩。

百里守约见到铠的时候,铠不知道是因为疼的还是失血过多脸色苍白声音嘶哑。

铠在用自己嘶哑的几乎没动静的声音安慰露娜。

没事的,没事的。
百里守约听到铠这么说。

去你妈的没事。
百里守约看着担架上明明包扎了还在往外渗血的左肩就觉得一口气憋在心口,他想和铠说你为什么不注意自己的安全,他想狠狠打铠一拳让铠知道自己也是会生气的。

我想?我想怎么样?

我只希望他好好的。

百里守约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在大厅里坐了那么久的,直到露娜拍拍他告诉他铠没有生命危险了他才回过神来。
他几乎适用跑的到了铠病床前。

铠刚刚缝了针,麻药的效果也过去了,这会正疼呢,一看百里守约进来了,脑仁疼。

“守约,我没事...”
“你怎么说随你。”百里守约直接打断了铠,一双眼睛紧紧盯着人。


我有多担心你知道吗。

“我总不能让妹妹被砸到,你也是哥哥,你该明白吧。”
“...嗯。”但我也不希望你出意外。

铠看着去百里守约消沉的样子实在是不忍心,“这样吧,下次我再出去一定和你说,行吧?”





行你妈嗨。
百里守约咬牙切齿,差点骂出来。
小狼崽子都没忘的事你倒忘了?


铠把百里守约抱到沙发上,一只手拄在人身侧,另一只手揉了揉人的头发,和人额头相抵。
“我好好在呢。”


“嗯。”

“我错了我的小狼崽子。”

“啧。”

“不会有下次了。”
“还气吗?”

百里守约叹出一口气,揽过人亲了一口。他从一开始就不气,只是担心和不满,现在铠知道自己为什么生气了就好了。


“你了,你没事就好。”



铠见状一挑眉,“好了,该算账了吧。”

百里守约,懵圈。

“听说你到处和人说我死了?”

啊....百里守约突然心虚,明白自己今天逃不掉了,张了张嘴不知道说什么,回了铠一个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

“我今天好好治治你。”说完扛着百里守约回了屋。



———————完

emmmmm
铠:三天不日上房揭瓦。

至于百里里到底说了什么,emmm


“现在这么担心我以后怕不是要照顾我一辈子。”


我终于可以 去写武侠啪了!!!!!哦耶!!!

【吕云】痛

督瑞米法艘:


*后方有车需谨慎

*失踪好久没更新,本来打算写中篇正剧向的,可是最近琐事太多,脑子有点转不过来(看我真挚的眼神

直接走链接吧🔗https://zine.la/article/28722eda616c11e7930052540d79d783/

【三国/吕赵】我与将军解战袍

清酒温一盏:

标题不重要因为这是一篇肉。
就是吕布和赵云。是的,我知道是拉郎。事情是这样的 据说王者荣耀里赵云和貂蝉有某种不可告人的关系,我就开了这个脑洞,但是这篇文和王者荣耀没有半点关系……ooc严重,慎入,慎入,写的十分烂……_(:з」∠)_
人物是历史的,ooc是我的
因为lof没法开车,贴微博链接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013198238982383
祝各位大爷吃得开心……_(:з」∠)_

【吕云】接上次的小破车 一个算不上后续的后续

督瑞米法艘:

其实上次那辆破车已经算是开完了 看到一些评论也闲着没什么事 就补了个小后续。
云哥这个性子要是真发生那事 就算原谅吕布了我觉得他俩也不会he了 所以就当个小番外看了吧。手动笔芯❤️
有点难把握 ooc属于我(再次顶锅盖跑




嘶...
身上传来的疼痛和下体的不适,让赵云的意识慢慢回转。
他感觉自己身下舒软,像是躺在床上,可是双手显然被束缚,无法施展。
他吃力的睁开眼睛,看清了周围的景象。
这是间较为宽敞的睡房,桌物摆放很随意,没什么装饰物,而自己正是躺在一张素色简朴的床上,双手被铐在床头,身上穿着不属于自己的单衣。
这时“吱呀”一声,房间的门被推开了。
进来的人显然脚步顿了一下,然后向赵云走去。
“你醒了。”
声音淡淡,没什么起伏。
赵云抬头,便看见穿着便装的吕布。他的面色平淡,已没了那时宛如疯魔般的狰狞,只是眉头仍是皱着,显得些许戾气不近人情。
吕布将手中端着的饭菜放在一旁的桌子上,站在那默了片刻。
“小...貂蝉我已经叫人送回去了,昨日...”
吕布皱了皱眉,像是自生自气般截住了话头。他走向赵云,伸手摸向铐住赵云的铁链。
赵云条件反射般的向后缩了一下。
吕布顿住,他看了眼赵云有些苍白的面色,又快速移开视线。
“别动...我把锁打开。”吕布有些笨拙的又接了一句,“我不铐你。”
双手没了束缚,赵云有些艰难的撑起半身,他张了张口想要说话,却呛出一阵猛烈的咳嗽。
本就受了伤,再加上吕布毫不留情的折磨,即使身体素质再好也着实吃不消。也不可能指望吕布能好心为他处理身上的伤口,能给他件衣服穿也算仁至义尽了。
“桌上有水,自己拿。”
吕布在旁听了半晌,硬邦邦的说了一句。
赵云抿了抿唇,不置可否。
他勉强平了咳嗽,缓住了声息,声音沙哑道,“吕将军为何不杀了赵某,可是还没发泄够?”
吕布想起了昨日的荒唐,置于身侧的手攥了攥,“我......”
赵云眼底闪过一丝晦暗。
“我赵云自诩不算什么烈士豪杰,参军打仗也不过是贪图世事和平,自知因果轮回,可也不惧生死。可你偏用如此卑劣手段折辱于我,遂了你愿,如今为何还不杀了我?”
沙哑的声音渐渐拔高,赵云抬眸注视吕布,眸中掺着怒意。
“吕奉先,可是还不够!?”
“住口!”吕布怒气横生,一手攥住赵云的衣领将他狠狠按倒在床上。
“赵子龙!你别以为我不敢再...”声音忽然滞住。
被按在床上的赵云一脸平淡,宛如一潭死水,刚刚的怒意仿佛吕布的错觉般,在脸上找不出一丝痕迹。
赵云就这么静静的看着吕布,毫无反应,像是自暴自弃般的无动于衷。
吕布一下泄了怒气。
这样的赵云让他莫名的心纠。
这种场面吕布实在应付不来,他知道自己不会说话,人情世故那点智商基本都让给了武力。他也觉得自己或许是错了,那时被恨意和愤怒冲昏了头脑,或许还有些别的晦涩的心理,对赵子龙用了最不该用的方式报复。
可是让他认错,也绝不可能。他们差点害自己丧命,一样是事实。
但是为什么这么烦躁。


“你现在回不去,外面在打仗。”吕布突然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
“你主公弃了城池,如今不知在哪。”
“过几日我可能也要领军参战。”
赵云看着他,神色有些复杂。
吕布松开赵云的衣领,起身在一旁的柜子中翻出一瓶药膏。
还疼么?
吕布想问。但终是咽了下去。
“给。”
我不该那样折辱你。
吕布想说。可话到了嘴边还是换了。
“我们两不相欠了。”

【完】